凌疏

#我只是一个百岁老人#

他年谁作舆地志,海南万里真吾乡

主秦/魏晋/北宋神宗朝

高三咸鱼 平时就就就瞎啃书

世界真奇妙!每一天都能发现自己的无知()

【双玄】刎颈(十四)

#双玄重生之后的故事#
第十四章 戏精风师玄上线(👋我真的想不出标题了)

 

此时此刻,地底下传来了一阵尖刻的声音,犹如惊雷炸开——

“你最好的朋友,终有一天会背叛你!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不得善始,不得善终!”

师青玄听闻后,惨笑坐回原位,一句话也未多言。眼里淡漠,宿命轮回一样的。

那声音的源头并没有放过他,这一次好像从四面八方传来,悠悠犹如梦中魔音贯耳。

“黑水岛之事,必将重演。”

师青玄不自觉手指蜷起,捏紧了腿侧的衣服。如果仔细观察,可以看见他在微微发抖。后颈竟有冷汗滑下。贺玄抬起手用袖拂去他的冷汗,而后用力抓住师青玄的手,身体微微前倾,唤道:“师青玄!”

师青玄抬头茫然看了他一眼。

“那是……”谢怜神色紧张地问道,担心地看了一眼面色惨白的师青玄,像一枝摇摇欲坠的清雨梨花。

“真仙。”贺玄道。谢怜发现贺玄攥着筷子的手指节发白,像是在隐忍什么。

“青玄,你惹上了真仙?”谢怜关切地问道。他总觉得两人的表现不太对劲。虽说真仙不是什么善茬,但两人神通广大,也不至于紧张至此。

“如殿下所见,正是如此。”师青玄揉了揉眉头,神色恹恹,道,“殿下,我这小事你莫要在意费心了,我俩能解决,免得牵涉过多,那烂嘴真仙,烦得很。”

谢怜抬起眼,看见师青玄身侧的贺玄正眼神冰冷地看着他身侧的红衣少年。谢怜偷偷看向三郎,他正把玩着一只玉制耳杯,平常戏谑的眼神里也是千分的认真。

师青玄调整情绪,伸出手大大咧咧地拍拍风师贺玄的肩膀,眯起眼睛笑道:“我的好贺兄啊,你总不会期瞒我的吧?”

贺玄不自在地瞥了眼他的手,然后言简意赅道:“自然是不会的。我认识了你这么久。”

“哈哈哈哈,那可不是嘛!”师青玄道,“从小的情分呢。”

谢怜见师青玄无意多谈,便不想再多问。想了想,却还是道,“青玄,你有什么苦衷大可以放心说,我既然拿你当朋友了,便会尽全力替你解决。人多总是力量大的。”

然后谢怜便把自己先前遇到烂嘴怪的遭遇粗略讲了。贺玄面色不改,师青玄倒是听了眉头舒展开来,一会便斟了杯酒,琼浆玉液在酒盏里晃过华贵的弧度,他轻抿了口,才道:“殿下,说来话长。”

然后他简要讲了幼时的故事,几句就结束,无非是“十岁被他的话吓得摔倒,后来他一直阴魂不散,我命硬撑过二十,终于成功被他害死了”。

语气尽是戏谑,但是在场没有人笑出来,师青玄缓缓扫过,叹了口气。“你们怎么不笑。”

他能对师青玄的恐惧体察几分,毕竟在一个人的任何恣肆快意的时刻,突然浇一盆冷水捅上一刀子,就好像一切世间的快乐都填补不了过往受过伤害的尖锐之苦,猛地惊醒过来一样。

更何况本就艰难的生活,一片惨灰的少年时光。

“实不相瞒,前几日我还听见他和我说,我永远也见不到我哥哥……”师青玄喃喃道,“真是让人不得不担忧。还请殿下对我哥隐瞒好此事,他最近还在渡天劫……”

谢怜自然是满口答应。

“那真仙不过是铜炉山出来的次品,还能祸害到仙京数一数二的神官?这真的不是杞人忧天?”三郎道。

贺玄语气生硬道:“防人之心不可无。你看现在杞国还在么?”

谢怜暗暗觉着这位风师今日语气不善,似乎是郁结怒火,眼神冰凉,倒不像传闻里说的那样眉目和善。可能因为关心则乱,他这样想。

而师青玄的心里已经是纠结到了极点,那真仙什么来头他心里已经猜上了几分,但不能确定。也不确定他究竟有什么目的。这种晦暗不明反倒增添了不少忧心。
毕竟上一世这位真仙也说过同样的话,皆是……灵验了。——虽是被刻意安排的。
这一世纵有千般变化,他还是惊惧重蹈覆辙。
他怎么可以再失去一次……

谢怜看他们有吵下去的势头,连忙转问道:“青玄,你心中有什么对策么?”

“有是有,不过……。不知殿下有没有听过北方黑水之地?烂嘴怪提到那里,如果我们先到那里,说不定抢占什么先机……”

贺玄一听脸色就变了,把手里的酒盏在桌上一震,语气坚决道:“不可以去。”

“我们如果要先发制人,并没有别的办法。”师青玄道。

“不知黑水岛之事,到底是关于什么的?”谢怜小心翼翼地问。见师青玄沉浸在别的思索里,并没有注意到谢怜的发问。于是他的目光不自觉地看向了贺玄。

不过贺玄看上去也像一无所知的样子,谢怜便不再多问。其实此时此刻,他在通灵阵里对师青玄道:“我不管你和北方黑水之地有什么渊源,你也不可以去。北方是极阴极寒之地,人世最深刻最见不得光的怨气皆往北方流动,经受到了千年的诅咒。你勉强身成鬼王,生前经脉受损,根基不稳,要是受到了什么影响如何是好?至少替……”

“什么?”

贺玄无奈地偏回头去,道:“……你的哥哥着想一下。”

师青玄轻轻地笑了起来。贺玄似乎毫不在意,又继续道:“我不知黑水岛之事是什么,但是他既然主动提起,难保没有提前下套……”

“我意已决,你知白话真仙的事情一直是我的心中之刺……”师青玄回答道,“贺玄。我想鼓起勇气去面对,彻底割舍过往……我真的不能再沉浸在那份阴影里了。”

他本来靠一己之力吞噬了白话真仙,以为从此高枕无忧,然而许是他死前身体受损,根基不稳,而那白话真仙大有来头,阴魂常年不散,终于才有了今天这一遭。

实话来说,因他右手被废,他到现在都不能好好握笔。

连心之痛蚀骨钻心,况且他经常会想起上一世的事情。毕竟上一世他流落皇城的时候,也是断了一条手和一条腿。

那很像宿命的回音。

师青玄整理了一下纷乱的思绪,站起身道:“我来画阵。隔海比较难使用缩地千里,我先画到北方大陆的尽头。太子殿下,你和血……那位少年可以不必趟这浑水。”

贺玄先他一步,把他拦在后面,道:“缩地千里耗费诸多法力,我来画就可以。”

“我还是去吧。”谢怜道。既然谢怜去了,另外那人也必然去了。

就在他们迈步的那一刻,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

“你现在要去的地方,将会成为你永远的噩梦!”

谢怜听到之后便一脚踹了回去,那门差点倒塌,然而回过神来,他们已经到了另一处。

谢怜抬头,发现他身边的人只有三郎。

——而他们现在是回到了菩荠观。

“糟糕,我们和他们失散了。”

评论(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