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疏

#我只是一个百岁老人#

他年谁作舆地志,海南万里真吾乡

主秦/魏晋/北宋神宗朝

高三咸鱼 平时就就就瞎啃书

世界真奇妙!每一天都能发现自己的无知()

【巍澜】真心相爱要做的21件事

哈哈哈哈哈虽然看到微博笑死了哈哈哈哈 写这篇文当然不是鼓励大家扒爱豆的私生活 !!只是觉得白叔实在是太可爱了
#不过我写的很阅尽沧桑。()
#是糖。



站在制高点看这座城市,远远地上的房屋鳞次节比,挤挤挨挨,灯光是如豆的一点一点,跃动着微弱却稠密的生命力,三更酒醒时看,还有一点恍惚,真是万家灯火明。然后阳台上的冷风萧萧瑟瑟地钻入人的衣服,又冻得高处不胜寒了。

赵云澜自小不拘一格,少年时扬言追求极致的放肆,成年后与父母搬开,久而久之也不是没有怀念过家的温暖。他有时候远远望过那些寻常百姓家,猜想着这一盏灯背后是怎样的昵昵尔汝,喃喃喋喋,叨叨独白,涓涓细流一样的。想来是有些缱绻的,他笑笑又不再想。


乃至于他遇到沈巍之后,多少辛辣奇突如电影般刷刷掠过,哪怕直至身份成板上钉钉,玉山将崩,哀绿绮思终落为荒唐,他还是不舍得放手。他想起那天沈巍来了他家,他们一起看影片,偶尔交谈,中途他看腻歪了。他问他这电影无不无聊,那个人只是一如往昔轻轻笑笑看着他,答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后来他半打着哈欠问他先前有段讲了什么,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不记得了。眼睛弯弯的,里面是含笑的。


赵云澜说,他也不记得了。
然后两个人一起笑起来。


他是真的很喜欢沈巍的。


所以他的心事从来没有像当时那样沉重过,他真想天天赖在沈教授的耳边说着最直白的情话,不嫌腻歪的。他真想昭告天下,把他有多好告诉三姑六婆,七大姑八大姨。

好在来者犹可追。

赵云澜所活众生光阴,虽然老大不小,也谈了那么几个,但自承是没什么恋爱脑的。现在说这些话,想这些绮思,多少有造作的嫌疑。可见他的肠都扭成一股毛巾了。又可见沈巍是怎样的一个妖精。


想一想初见后没多久,沈巍替他理了房间,把每件衣物方方正正叠好,改造厨房又冰箱——现在想来真是有些微妙的私情性质的暗示,就像哪里弄堂里的横七竖八晾衣杆上的衣物,乃至那些阳台上的宝石花和青葱青蒜,都是心和身子的象征。生活气的,山墙的裂缝里窜出青黄的草,飞来的白鸽振翅成风,鸟啊,总是自由的代名词。


一旦你把某一个人、与他相关的,暗自在心里喻成什么,经验之谈来说——你差不多已经完蛋了。联想,隐喻,象征,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东西。食古不化文人酸腐如沈巍,必然也知这一点。


谁不是弥足深陷。


又有谁能相信,这样平易近人的,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是那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斩魂使;又有谁能相信,那大封下肮脏淤泥里诞生的鬼族,戾气深重,满心暴虐、杀戮,却变成了今天身负十万幽冥的人,克己到了极致,收敛到了极致。他真想大笑又大哭,何以令其高处不胜寒,天下变着法的想着算计他,把他拖下更深的深渊,圣人藏垢,清者不清。


一天下来两人各自工作结束,他抱着沈巍在床上共眠,就是再平凡不过的日子。卧房私语,他有时候还听沈巍讲今世之前的万年光阴,总之是他们之间说不完的故事。


“你不会一万年里都是老师吧?”赵云澜笑得把手挡在眼前,“我还记得你以前说的那些,从‘传道授业解惑’到‘子不教,师之过’;‘子曾经曰过’再到‘不死何为’……”


沈巍脸红红地说:“教育乃立国之本,强国之基。何错之有。”


不知道为什么,一旦提到前世往生,沈巍就会脸红。他先是着急了,又是支支吾吾,从“子曾曰过”到“不死何为”,又会到“士死知己”,云云一堆。


赵云澜在心里血流成河地想,万年前的刺猬一样的小美人和现在也差太远了吧。
时间是个磨刀石,而沈巍这块是把插在心上的利剑——逼着他磨平棱角。

“……初识昆仑君,传道解惑,于我蒙昧之时,百十年光阴萧萧。我只念着,想……”


不必说,不用说。

赵云澜在沈巍的嘴唇上飞快点过,心满意足微笑道:“睡吧。”


他不过是想离他所殉之道近些罢了,妄念拼了命去追寻,却来不及救援。赵云澜知道。

TBC

就写了两条哈哈哈哈哈【2 两个人在一张床上睡一晚,但除了抱抱、亲亲什么都不干  
      
7 看一部两人都觉得无聊的电影,然后一起走神,将来谈起来都觉得好笑  】
有缘后续

评论(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