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为吾愿

【丕植】悲风

#白日做梦曹子建#

1/
曹植喝醉了,他可能在做梦,也可能没有。他看见自己长跪在殿堂之上,神思恍惚,像一座精致无比的雕像,面色如同死灰。俄而一片黄叶吹了进来,悠悠陡过门槛,飘在他的身旁。他像是死了,身上便也染上了这片叶子的颜色,枯黄焦脆 。
 

草木飘摇。山雨欲来。

王座上的人站起身来,一把抓起案台上的纸片,朝他掷过去。雪白的纸张漫天飞舞,像飘零而死去的白蝴蝶,缓缓落在曹植的眼前,上面写了很多字,墨痕斑驳,但是曹植可能喝醉了,他看不清。也可能没有。

曹植揉了揉眼睛,想努力看清楚上面写了什么。他先抬起头,看见王座上的人转过身去,徒徒留了个背影。

于是他想捡起来看,但是他发现自己没有力气。俄而神识忽然清明起来,他看见上面依稀写着“愿为……”

又看不清了。也可能是他不想读。他死死盯着那些他看不清或者看不进的句子,忽然想起了很多。——那些他一笔一划写过的字,熔铸了他细微而缱绻的心血的笔画,猛地狰狞了起来,化作一把把尖刻的薄刃,朝他的眼睛直直捅来、飞来,让他生受凌迟之苦,血肉横飞。

他于墨迹斑驳间见自己,见曹丕,见父亲,见一干未死之朋友,非他所杀,因他而死,见无数故人,缤纷花瓣过,不能弹衣故清辉,那是血;也有人笑,那是魑魅魍魉。

文章憎命达。

外面没有下雨。西面转而投来柔和的光辉,照在行将就木的曹植身上。孤独的他就独独落在这片秾淡霞光的天与地之间,玫瑰色飘飘洒洒,铺开一幅绝世图画,一切看上去岁月静好。他的胸膛紧紧贴着冰冷的地,谦卑无比地叩首,四散的墨发洒落在地,落成一朵枯萎的花。

“哥哥啊……”

他哭。

他泪眼朦胧地直起上身,泪水自眼眶身不由己地大颗大颗滑落,又撕心裂肺地长哭道:“哥哥啊——”

王座上早已空无一人。曹植可能在做梦,也可能没有。

一阵冰冰凉凉的秋风自敞开的大门吹来,代替他的哥哥环抱了孤独的他。
 

悲风来入怀……

泪下如垂露 。

陈王昔时宴平乐,现在不一样了,曹植像一夜老去了许多。但是草木风动,沙沙作响,快哉此风,一切细微或吵闹的声响钻入半盲陈王的耳朵里,真的有点宴平乐的意味。

  

2/

要说到陈思王,虽然名气很大,不认识的人自然也是有的。你跟遥远路边的农夫说,他说不定要问,陈思王植,是姓陈呢,还是姓王呢?

他独独不会问你,是不是姓曹?毕竟这四个字里没有曹字。

但是这又折射出了一个问题,曹植有点不像曹家人。当然,这又跟武帝说的话完全相左。那么,曹植不像在哪里?

比如说,他现在还在做梦。

曹植本事其实是很大的,但是他现在只能做梦,只能做梦。做梦或许没有什么不好的,陈思王喜欢做梦。

咸阳市中叹黄犬,何如月下倾金罍!

这是后人写的话。这个时候他还不忘记鞭一鞭古人的尸,李某逼死了他的师兄弟韩某,最后也没有好果子吃。就像曹植并不知道后来人给自己也编出了一套七步诗的故事,那是性质差不多的。

人家只能在死前追忆往昔,但是曹植闭上眼就可以追忆。从这个方面来看,他还是幸福的。

他看见了他的哥哥。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觉得,或许他之于他,还是很不一样的。

他如今的君王,昔日是他的哥哥。

  
3/
黄初三年,洛川,江风浩荡。
 
 
滚滚东逝水,人一旦跳下去就像会没影 一样。曹植只是随便想想,就像他写诗都是随便写写,他喝酒都是随便喝喝。但是他还想不明白一个问题,他的哥哥为什么不相信他?

他想,如果他相信他的话,让他去死他也是愿意的。

可是他变了,他渐渐防备着他,他不相信他,他把自己亲手剖开的真心弃如敝履,这样就让曹子建非常不甘心。他想哭。

莫非是众口铄黄金,使君生别离?

他一边伤心,一边睡去了,在洛川边做了一个梦。

长寄心于君王。

他虔诚无比地写下感甄赋。他没有放弃表真心的机会,倘若他哥哥重新相信他,他们是不是能回到过去?

妄念犹如脱缰。

愿为西南风啊……

 

4/

外面没有下雨。

西面转而投来柔和的光辉,照在行将就木的曹植身上。孤独的他就独独落在这片秾淡霞光的天与地之间,玫瑰色飘飘洒洒,铺开一幅绝世图画,一切看上去岁月静好。

他的胸膛紧紧贴着冰冷的地,谦卑无比地叩首,四散的墨发洒落在地,落成一朵枯萎的花 。

悲风来入怀,泪下如垂露。

此独大王之雄风耳。

于空无一人的殿堂之上,曹植这才明白一件显而易见的事情。

 
他心心念念的君王,或许自始至终就明白他的心意。他没有瞎,他那么才华横溢,怎么可能看不到他胸膛之后的浅浅心思,泣血之句。

他真的没有感动。

评论(7)
热度(65)

© 凌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