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抱任何期待 也不强迫改变

【地水风】刎颈(十)

#双玄双重生之后的故事#

引子 上一章 本章讲一讲黑水和花城关系这么差的原因

 是真的很恨债主啊 

P.S. 其实离完结还是有距离的…毕竟影帝还没掉马甲…好多主线我也没有怎么开始写…

第十章 风师恶战红衣鬼

铜炉山十二年。没有人知道,师青玄是怎么以一身病骨脱颖而出的。

师无渡在往昔无望之间,总情愿他化了鬼。可是他上穷碧落下黄泉,也未能寻到他。死别二十载,老尽少年心。他辗转反侧想过,他莫不是真的化了鬼,只是进了铜炉山?

可是他又不敢想下去。——师青玄明明已经几乎拿不了剑了。那他……究竟……是怎么……

在师无渡惊痛与欢喜之余,山顶一黑一白身影已然翩翩落地,山风浩荡,吹得袍角猎猎飞扬。贺玄折扇合拢,喜怒莫测道:“师青玄。”

师青玄倒是展开扇子,像是兴致颇高地扇了几下,笑道:“别来无恙,贺兄。”

“无恙。”他道。眼底清澈无比,师青玄甚至能看到里面闪闪发亮的什么东西。他摇摇头,“只是苦了你……”

师青玄欲走上前,这时候师无渡先行一步,拿着把水师扇横在二人之间。他细细打量着师青玄,只见他一袭白衣,一尘不染,鬓边柔软的垂发在风间轻轻颤动。那双眼睛顾盼神飞,眉梢尽是风流恣肆,全无地狱烈焰焚烧过的痕迹。亦丝毫不冰凉。师无渡不知为何觉得这才是他最熟悉的师青玄,却又想不起何曾见过。

师青玄上前抱住了他。师无渡无奈地想,死别也恻恻,二十载老尽少年心,又何曾千里共婵娟。

不必说,不用说。


良久,他才冷声质问被晾了很久的贺玄,道,你来作何。

伶牙俐齿的贺玄一时语塞。神色变幻莫测起来。

这话真的有点误会他。

他冷眼回击:“我奉帝君之命,交手来试探一二,怎么。”

师青玄闻言大笑起来,声音清越而明亮,听得二人不禁稍缓了神色。

师无渡直到这时候才道:“你们像是认识?”

“故友,故友。”师青玄道。

师无渡脸色又差了一点。


好死不死,因风水二师职能相似,民间钟爱同奉二师,风水庙非常时兴。一切人言是经过的粉饰的,故事传说亦如此,无人知晓二师是如何两看相厌。就算个中多有冷嘲热讽,那也无伤大雅,百姓眼里,这叫诤友。

师无渡也想直接和贺玄撕破脸。但是这位主儿也不是什么善茬,在凡界眼中风师说的都是对的,风师不喜欢的人都是极恶狂徒。师无渡没必要作茧自缚,便放弃了。

当然,师无渡绝不是自觉形秽的嫉妒。

 

每年斗灯,唯师无渡可和贺玄争第二位次,可谓是势均力敌,平分秋色。他身上自有风骨。

然而同庙供奉,信徒祈愿多有重合。往昔迫于无奈二人要一同下凡,又免不了摩擦。

“无耻佞臣,道貌岸然。”

“乡野村夫,妄自尊大。”

如是云云。

不过,自从这一年以后,一切变得微妙了起来。


师无渡在上天庭的半成以上时间都不会看见贺玄。

——他不是去干正事,而是去找他弟弟了。祈愿丢给了师无渡,却去找他的弟弟,哪有这种好事。想及此,今时今刻,他便捏紧了水师扇,准备算账。

当今四绝之一,少君倾酒。传闻有二,一说其人死前历尽悲凉,却仰天大笑,倾洒玉液。二说身成鬼王后,貌似年轻道士,故名少君;豪放不羁,喜爱喝酒,是以为“倾酒”。

 

他的府邸坐落于西北黄沙之间。可谓是气势恢宏,重檐庑殿顶,金碧辉煌,山花镌刻纷杂,双龙戏珠,盘龙金柱十二,富丽远甚皇宫。这是师无渡的意思,反正他不差钱。

 

当他气势汹汹准备来兴师问罪的时候,正见师青玄在门口悠哉地喝酒,瞧着不远处平地上打得正烈的二人。

师无渡坐在他的旁边,也观起战来。

 

打架的是当世师无渡最不想打交道的二位,血雨探花和风师贺玄。对师无渡来说并不存在什么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说到这二人的梁子是怎么结下的,那又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了。

 

红衣鬼大败神官,火烧三十三神庙之后,风师为了挽回神界已经微乎其微的颜面,给花城下了战书。

花城当然不是什么怯战之人。于是以达官为证人,一神一鬼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文武并用,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涉猎颇广,诗词歌赋,礼乐御射。

丝毫不能分出胜负,看得看客眼花缭乱,这样三夜过去之后,贺玄忽然冷笑着说,要比书法。花城一下子脸色变了。

贺玄道,就写四名景。

然后花城以同样的时间交出了一幅太子悦神图,惟妙惟肖,当真是妙笔生花,达官莫不称快。贺玄说他违反规则,差点撕了他的画。于是花城开始指责贺玄,二人又展开了不带脏字的骂战。结果是悻悻而散。

不过,贺玄确实挽回了一点神界的颜面。风师名望水涨船高。

但是也不妨碍花城声名大噪,以及那三十三神官的沦亡。


话说回眼前,师无渡知道血雨探花和他弟弟的私交不少,此三个人见面难以避免。莫非二人还没有冰释前嫌,见一次打一次?他不禁担心起鬼府的承受能力。

只见贺玄卷起无尽黄沙朝花城攻击而去,予以障眼,趁此又化出一道风刃准备封喉。花城以死灵蝶抵挡黄风,弯刀厄命直逼贺玄眉心。

贺玄道:“我怎么感觉你更恨我了。”

花城冷笑道:“可能是因为我觉得你看起来就很像那种欠了我很多钱的。”

“哦。是吗。”

TBC

  花城真的只是随便说说 

六一快乐(❁´◡`❁)*✲゚*

评论(13)
热度(134)

© 凌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