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疏

眠云卧月

老实的凌大人,从来不说假话

怕是个手写博主

一曲愿歌长安梦(下)


天将明,他便穿上了多年前的素白卿相衣,负着琴走了,又是悄无声息。

有人看见了,猜到了些。提起他时,说他是薄情人。

后来他走到华山时,已是严冬,山上正下着一场昏天黑地的雪,他看见一片白茫茫,灰茫茫。

这场雪,他等得心焦过,却忘了。

雪下得肆意而偏执,好像舍生要掩盖一切世间肮脏。

浩浩荡荡,不拖泥带水。冰寒彻骨,凛冽冬风,冻人至心。
不是那种江南如若柳絮因风起,还带点清甜的雪。是他心中的放肆到极致。
身前,夜雪堆积;
身后,寒峰似浪。

华山冰雪万载不化,仿若冷眼旁观世事的出尘道人。

他觉得,他寻到了。


雪竹林。

他初进去的时候,只能听到雪压断竹子的响声,悄怆幽邃。偶尔风过竹林,沙沙作响。

后来,愈走愈深,忽闻笛声凄厉。第一声后,便愈来愈急,愈来愈快,如惊涛骇浪,高风般肃杀。时而又如空山鸟语,一曲悠远。

他猜这是个颇通音律的老前辈。

他不动,那笛声便一直停着,重复着。

书生忽然领悟这是笛音指路。笛音渐急,往右,渐缓,向左。

百转千回,最后随着一声悠长,奏者罢曲。

书生正柳暗花明后赫然见一座坐北朝南的老宅,而周围竹树稀疏。

雪早已停,此时此刻头顶不知何时挂了一弯缺月,月光泠泠,照得院中傲立枝头的香雪发出清凄的光。疏影横斜,暗香浮动。

他注意到门槛、墙壁等多有焚烧的痕迹,有些屋子里甚至满目疮痍,竟也没有烧毁倒塌。奇也怪哉。

院中梅树的西侧有一间空屋,东侧是一处书房,都幸得以不焚。书房正中挂了两幅字,笔锋苍劲洒脱,右侧写“寒枝缀玉度雪清”,左侧写“长安夜月品琴韵”,他在心中暗暗惊叹前辈的才情,似兰斯馨,如松之盛。最南边有一张桌,桌旁墙上挂着一张少年的画像,墨袍白衫,长发齐腰,嘴角微勾,眉目温柔,眼底难掩张狂的笑意。画的是万花谷的弟子。
书生看得愣神。

画像右下侧,写有一列龙飞凤舞小字:

旧时月色,
算几番照我,
梅边吹笛?


他里里外外地找过,却也寻不得弹琴之人。

最后看见东侧屋子里有一面空荡荡的墙壁,地上只放着一支兰亭香雪,一个砚台。砚台竟是墨色如新。

他注意到最北端有一列字:
孤零行来,孤零归去。

萧索一生,终无所有。

生之为何,死之为何?

一看便是新写的。书生猜是老前辈刚写好,要追问他的。于是他提笔在左写道:“晚辈只知人生短暂,当不负心。而年华易逝,精气永存;世人渺小,心神广大。”

他开始思忖,自己为何会做那个梦,又为何非要找来此地。此地固然摄人心魄,可是自己执着至此的目的又是何?

——他以前觉得,这世上早已没有什么清静之地。或许一树银花,不过是他的痴念。

而他微小的信仰,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一日日千江汇海,一日日聚沙成塔,在沉寂已久的荒原上开出了千树万树的银花。
在这里,能让他拥有他数年来求而不得的内心宁静。

他自知他是厌烦烟火尘色的。

他生来孤僻,与人交往费神费力,苦苦追求的无非是一场浩大渺远的雪,无限广大的自由。

他这是寻到了心。
——————————————————————
第二天早上他再去看时,已多了回复:“然则汝可有负心。”
“长安雪梅入梦来。吾无所求,唯此地而已矣。前辈为何在此?为避世清静?”

当晚,又多了一列字。书生觉得奇怪,因为他明明未见任何人出入。

不过那列字够豪放潇洒,比右侧那几列要大许多,让书生感觉到他好像有很多很多淤积在心中的感情,要喷薄出来。

那上面写的是:“等君来。若再早些……”
等我来吗?为什么是再早些呢?难道现在已经晚了吗……?

他心中有些莫名的情绪。想不通前辈与他有什么渊源,也不知他为何不愿见他。
“为何等我?……此处又为谁家院?”

明晨,他看到:“吾家院。屋凡四遭火,得不焚。”
他答:“殆有神护之也。”
晨:“吾护之也。”
……答:“汝为何人?”
晨:“阳春白雪夜月梅,七日后,我说与你听。”

六日过去,冰雪不消,他也始终未见得那人。

他徘徊在庭院四周,夜夜盘腿坐在梅树下弹一曲阳春白雪。

偶尔抬抬头,看一袭花落雨。好一个寒枝缀玉度雪清。
在树下睡着时,梦到了很多很多事情。

每每醒来时,唇齿衣袂留梅香,他呆呆望月许久。

第七夜,奏完无人出现。坐至东方将白。他再踏入那间屋子。

“前尘往事洇如诗。我等君三十有一年矣。”

“汝为何人。”

落笔后,左侧即刻浮现一列墨迹:“思君不见君。每月夜归来,化作此花幽独。”

书生也不惊。“汝在何方?”
“……在你身后。”

回头看,只一树明晃晃的银花,那么灿烂地开在他面前。

他无言。跃至屋檐上,等到西方落日,皓月当空。一曲高山诉尽心事,恍闻大风穿过空山,千山万壑的松波竹浪。

忽闻笛声浑厚宽广,他低头向下看,看见院中梅枝上站立着一个黑衣少年,墨发飘扬,眼眸倒映月光,清冽光明。手持横笛,眼中脉脉含情,专注看着的是他。

一曲说尽亘古及今的无尽绵长的岁月,让人忍不住抚古惜今。

眼前的人,一定在某处见过。

若非今生,便是往世。

他恍惚看到历史滚滚逝水中,人生何其短暂渺小。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是一曲《流水》。

end

有bug……假设……姜夔穿越了吧_(:з」∠)_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