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疏

眠云卧月

老实的凌大人,从来不说假话

怕是个手写博主

泠泠(下)

04
痴心未妄负如许日月。
高二有个分班考,按成绩排,她和阿默都去了重点班,坐了一桌。
有一回,她偷偷下课翻小说看,不想阿默发现了后和她交流了起来,共同话题越来越多,她发觉阿默并没有那么遥不可及。

到了下半学期课业繁忙,一下课便倒了一片人。她们两个也是。迷迷糊糊间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对上对方的眼。

阿默的眼睛亮亮的,好像冰雪洗过的泉眼,里面有洗的发亮的小石子,绝对的干净纯真,熠熠生辉。
她眉眼弯弯,毫无倦意,让人看了之后真想把整个世界的月光都系个蝴蝶结然后送给她。

她再也移不开眼了。

05
高三前最后一个暑假她们相约出去玩,叫上了她原来的同桌,也就是我,正好也是阿默的初中同学。去了离上海很近的杭州。

西湖的荷花开得正好,微风拂过,粉色的花瓣颤动着。好像少女纯洁的心思,粉嫩而洁净。

晚上月明星稀,我们三个坐在民宿的阳台上,望着远方,手舞足蹈地聊梦想。

我说:“我要云游四方,看很多很多景色。”
阿泠和阿默都想考上北方最好的c大。阿默还想当个医生,最好有战地医生那么酷。
阿泠说:“我想当个作家,嗯……最好像蔻蔻梁那样的,旅游美食作家哈哈哈。”
今夜满月。月光好像一道失了色的虹,盖在远方的荒野上。

泠泠如月,月亮受了太阳的光芒,才得以发光。我忍不住想,阿泠是很像月亮的。
可我倒没有想过,日月是不能相碰的。

06
高考前百日誓师。
大家宣誓完之后,操场要放飞好多五颜六色的气球,我抬头看见天空澄澈瓦蓝,像洗过一样干净。

就在大家都抬头看气球飞起的那一刻,阿默亲了阿泠一下。阿泠愣愣的,脸立刻红了起来。
我撇头假装没有看到。

07
北方深秋的夜里,风寒彻骨。
不过阿泠不管,她买了几瓶啤酒。和阿默一起在c大湖前吹着冷风。

莲花湖的花早就谢掉了,徒留金黄的枯枝,看着很是凄惨落寞。月亮很亮,却是缺的。它凄清光寒,高高在上,却终为所爱有圆缺。

阿泠酒醉间恍惚地觉得这就像高二那年的夜。

可惜如今两人酒杯相撞间,尽是梦破碎的声音。

她们又聊了很多很多,聊到很晚很晚。还像以前一样酒逢知己千杯少。

阿泠醉得不行,她忍不住想,会不会这一切,这一生都是一场悲戚又美好的梦。摇摇晃晃间看见阿默眼睛里依旧清明,却温柔得要流出水。好像高高的山上的雪,在阳光下发光又化掉成水,一个不小心就要跌落下来。
阿泠哭了。
阿默过来轻轻吻住她,抚着她颤抖的发。

两人最后默契一视。

沉下去的时候,阿泠长长的头发轻轻缠在阿默的头发上,好像她们交错纠缠的一生。阿泠过来吻住了她。
若夜色相逢梦一场啊,但愿长醉不复醒。

08
那年高考,阿泠以两分之差留在上海。阿默一人去了北方。听闻她们向家里人求过成全,但是家里人态度很是
强硬。阿默家里甚至还给她安排了男朋友。其他我便不得而知。

第二年11月,大家都是大二。我正身在江南看枫染清河,叶红似火。传来她们的死讯,是一起溺水于c大的莲湖。

安葬之后我去过阿泠的家里,看了她的遗物,有日记本,和几幅画。有依稀可辨出的阿默的人像,有西湖的荷花,有像梦一样的星空,还有田野,还有一双清澈的眼睛。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