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疏

眠云卧月

老实的凌大人,从来不说假话

怕是个手写博主

夜雪

他身为一个坚强而犀利的剑纯,是没有哭过的。
只是很久很久以前,他是静虚弟子,又技不如人,总被别的弟子又讥讽又揍得在雪地里起不来身,那时他雪白的衣服上全是黑黑的脚印,墨发上沾了好多细细碎碎的雪片也没法抖掉,痛也不敢喊。每到那时,埋在雪里的他会无奈地红了眼眶。
那时他还年少,会偷偷溜下山喝一些酒,回来的时候华山还飘着零零的雪。他悄悄跑去看偏殿,就像很多次被欺负之后一样,只是远远地,偷偷地,看一眼在凝神打坐的掌门。
其实,相关他师父和李掌门之间的事,比如他师父为什么会走,他也不清楚的。洛风师兄告诉过他,他们两个都是很好的人。
有一回他被掌门瞧见了,掌门叫他坐过来,也看见了他门派字号的牌子。掌门问他:“你来这里好几次了,对不对?”他点点头。
默默无言,他瞪了很久的飞雪。他问:掌门,你每天看一样的景色,不会腻吗?
之类很无聊的问题。
少年眼神亮且骇人,长长密密的睫毛上沾了水汽。最后他问:“好多人总是欺负我们,这是为什么?大家明明都是纯阳弟子。”
那天雪意凶猛,掌门和他说了什么早就忘了。只记得最后一句,他说,你师父一定会回来的。
这句话,和那天下得天昏地暗的雪一起留在了他的脑子里。

明天,是师姐的出嫁之日。师姐不是静虚弟子,却一直待他甚好。
可她却因此永远留在了昨天。羞愤之下自缢而死。于是他伤心后,忍不住想,为什么有些人生来就会被辜负。
他就想着,逃离纯阳宫算了。
退出门派,弃了剑宗功夫,一袭雪袍也连带一起,永远留在过去。出去之后,他再也不承认自己是纯阳弟子。
洛风师兄死了,师姐也死了,师父也不会再回来了。
他开始憎恶这个地方。
于是他想要放下背负着的这柄剑,干脆留在雪竹林深处的这里。
然后他才发现,他似乎是放不掉的。
他恍惚地想起,有一个道人,站在论剑台的雪松之下。那天也是下得天昏地暗的雪,刻有论剑台字样的石碑都要被覆盖干净了。周围都是矮矮的雪山,对面迷迷糊糊看得见雪中的竹林。他传他剑法,教他道理。
一念坐忘。不争炎凉。他才想到,他也曾是有门派情怀的人,就像他还放不下的雪竹林的清静,华山干净且浩大的雪。
于是此时,他落了泪。
为这下了许多年的、愿洗尽一切的雪。

_(:з」∠)其实这就是一个戒败鸡的故事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