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疏

眠云卧月

老实的凌大人,从来不说假话

怕是个手写博主

一个身着剑茗套的白发男子

#纯粹搞笑##
#gww是我仇人系列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莫要当真#
-
客栈靠近大漠黄沙,有不少去往中原的西域人来此停留。
这天,一个负剑挺拔的白发道人来了此地歇息,身后还跟着一个黑袍的万花弟子。
店小二看两人衣着不凡,赶忙来招呼:“二位客官,要来点什么?”
“随便来两样素菜,还要一壶酒。”白发道人道。
“好嘞。”店小二话刚说完,旁边一桌的人便叫嚷起来。“我嗦小二,这菜怎的还没来?”说话的人应该是个明教弟子,官话还说的不太利索,他边说边拿筷子敲着白瓷茶杯。旁边还有和他几个同道的人。靠在桌脚的几把弯刀上挂有金光闪闪的坠饰,刀尖上闪着寒光。
“快了,快了。客官您稍等。”
一个明教女弟子往椅背一靠,转头道:“哇,店家你们这样做生意可不行啊,我看旁边几桌中原人来得比我们晚都上了菜。”
道人看见那桌人里有二男二女,除了最先开口的那位以外,其他人皆是看戏的神色,更有两位没发话的正在掩面调笑,便道:“各位可是有什么急事,等一盘菜的功夫都没有。”
“道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呀。”那位女弟子夸张地拍了一下腿,有些不乐意,“我们有没有急事与你何干。”
为首的那个明教弟子接道:“最看不惯你们这些自恃清高的中原人。”
道人面无表情道:“我不过是好意劝劝各位耐心罢了,怎得就自恃清高了。倒是在座的各位,嘴上不离中原人三字,可是想要让主教坛进中原急了。”
“谁谁谁稀罕你们中原了?”不说话的那名男弟子突然开口,猛提了刀在手上转过一个弧度,便要切磋。
白发道人也拔剑而出,欣然一齐出门应战。
小二急道:“他们可是要打架了?这位公子!你怎么不劝劝他们。要是一会他们脾气急了一起上,你们二位怕是要寡不敌众!
万花提起茶杯泯了口茶,带着意义不明的微笑道:“莫急莫急,你且看着吧。”
此刻,客栈外。夜风呼呼扫过平坦无人的街道。今夜,没有月亮。
“中原人,在比试前问问,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沈剑心。”
“好啊。沈道长,莫要手下留情。”说着,便寒光一闪,除了夜风声,净是刀剑相撞的声音。二人皆出手甚快,显得有点惊险激烈。月黑风高夜显然会是明教的主场,可道人也身影轻灵,剑气如虹。
几招下来,明教竟已落了下风。为首的明教头子看不下去了,让他下场,自己上阵。
又几局过后,四人皆成了他手下败将。
明教头子在地上抬头问他:“你四森么因?怎的剑法如此厉害。”
道人冷静收剑入鞘,抬眼望向远方,并没有看明教一眼。眼里映着客栈的辉煌灯火,明明晶莹有光却好似无神。白色外袍也被火红的灯火映照,随夜风飘扬,好像舞动的焰火般热烈。气场自带光芒,连带他的雪样白发,仿若他就是今夜皎洁的月光。明教看见,他眼神中净是睥睨众生的不屑。
万花弟子付了钱,手负在背后,面带微笑缓缓走下台阶。沈剑心看见他已经出来跟上,留下一句:“六根不净,武艺不精,疏于练习。”便转身走了。
万花下来之后,在明教身边蹲下,一头长长的墨发在肩旁垂了下来,轻轻在他耳边说:“他呀,死了好几个情缘了。我知你们刚刚在店里那个样子也不是认真的,但他这个人呀……还请你们莫往心里去,来长安寻仇。”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