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疏

眠云卧月

老实的凌大人,从来不说假话

怕是个手写博主

朔月

大量bug和私设预警
双十一刀片

朔月

蓝曦臣本就心中一根弦绷紧着放松不下来,一路上都对金光瑶心怀着戒备。闻得聂怀桑一句“曦臣哥小心背后!”再加上他这惊恐万状的表情,便心中一凉,不假思索拔出朔月向背后刺去。
金光瑶被这一剑正正当胸刺穿,满脸错愕。
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这突如其来的变化,
魏无羡先开口道:“怎么回事??”
“我我我……刚刚看见金宗主把手伸向背后……不知道是不是……”
金光瑶看着这贯穿自己胸口的一剑,嘴唇翕动,却因禁言术开不了口。
忽然,他咳出一大口血,哑声道:“蓝曦臣!”
他自己硬生生破了禁言术。
他现在左手被毒烟灼伤,右手断腕,腹部缺了一块,周身鲜血淋漓,本就连坐着都难。此刻他却突然站了起来,恨声又喊道:“蓝曦臣!”
蓝曦臣看上去失望至极:“金宗主。我说过,你若是再有什么动作,我不会再留情面。”
金光瑶听了蓝曦臣对他疏远的称呼不禁有些想笑。
他恶狠狠地呸了一声。“是!我是有说过!可我有吗?”
金光瑶突然觉得自己这一生,活得何其荒唐。他曾经把蓝曦臣视作心中白月光,是同他母亲一样的存在,知他懂他……或者起码是永远会义无反顾护着他的人。
他从来就觉得像他母亲这样能给予他月光的,在他流血受伤时为他包扎伤口,在任何情况下都相信他的人,全天下早就死光了,是不会再有的了。
而他现在竟然被这样一个——他一直追寻的,他愿意把自己的心全部交托给予的人,因为对他失望至极,而一剑穿心。心中凄凉达到一生顶点,
可是走到今天这一步,全是他漂亮的咎由自取。
他现在因疼痛而异常清醒。
他一点都不怪聂怀桑的深藏不露恶意陷害。
为什么?如若二哥本就不是对他失望至极,还会不假思索地拔剑出鞘?
于是他往前向聂怀桑走去,每挪动一步,朔月就愈刺入身体一分,他脸上露出万分痛苦的神色。蓝曦臣不能给他致命一击,也不能贸然拔剑,脱口道:“别动!”
金光瑶确实是走不动了,停下来手握着剑锋定住身形。血汨汨地流了下来,他却仿佛死生无惧。
他坦然地看着蓝曦臣的眼睛——那双眼睛里透露着对他的不信任,怀疑他是被聂怀桑拆穿后情急之下故意反咬,而现在他这般模样只为再次让自己分神。
确确实实,他已经让蓝曦臣吃过无数次亏了。
世界上从来就不会有不管怎么被伤害欺骗还能义无反顾站在你这边的人。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师杀妻杀子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有做过!”
他想,他可能对蓝曦臣是没有任何奢望的。他总是去欺骗蓝曦臣,利用蓝曦臣。
他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在意。
只是却终究人非草木。
所以他就好像做了一场荒唐而遥远的梦——梦里他翻手反排命格,覆手复立乾坤,步步为营,机关算尽,一步步,一台阶,从勾栏之所爬到仙督之位,却亦有人戳他脊梁骨说他“娼妓之子,不过如此”,从来都看不起他。爬得愈高定然摔得越痛,没想到却终究还是负了自己的心。
唾骂与歌颂,丰碑或耻辱柱,此刻仿佛都只如鸿毛轻。
上一刻,他曾毫不害臊地跪下来乞求蓝曦臣放他一条生路,远渡东瀛,再也不回来。
而今,他放任朔月一步步穿透他的胸膛。
似乎是快要没有力气,他深吸一口气:“可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可是啊,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蓝曦臣怔然。
朔月依旧发出银辉。好像反射着当年夏夜的月光。
彼时,金光瑶还是孟瑶,他尚真心实意,为着蓝曦臣点花灯时差点栽入水里。蓝曦臣一把拉住他,让他小心一点。
看啊。很久很久以后,他们都忘了曾经牵过的手。
他又一次神色复杂看着蓝曦臣的双眸。
许是因为失血过多,浑身发凉。他又恍惚间回到了那一个刚刚得知,自己要娶的妻子是自己妹妹的夜晚。那时他也还是真心地爱她——纵然多多少少有利用之嫌。
为了娶她甚至在婚前行了床第之事。没想到在拜堂前夜被告知了这样一件事,命运真真总是对他开玩笑。很多看似岁月静好的东西,其实很容易天崩地裂。
那一夜他不知所措地跑到云深不知处,也恐怕不是出于想找蓝曦臣的心思。因为就算只是待在那里不见蓝曦臣,他都会觉得甚是安心。
有时相见难免无措。若是见了面,他定要不得不再装个什么样,惺惺作态,言不由衷,迫于无奈。
而彼时姑苏城正难得下一次大雪,万丈雪尘自下而上呼啸着涌上暗穹,他思索万千,后来竟因为这件事情气的咳出一口血来,地上红红白白,恰似姑苏零落的红梅。
他没有想过会以这么狼狈的姿态遇到蓝曦臣。蓝曦臣那时静静地立在一棵白梅树旁边,宛若谪仙。茫然和清澈的两道目光交汇,蓝曦臣的眼波仿佛同他的洞箫名字一样,裂冰——金光瑶看见他这双眼睛便能心中安慰,雪河冰消,就好像漫山遍野寒梅俱开,清冷孤高,却又真诚热烈。

此时此刻,他想要从他的眼里再去寻找些什么,但是他看见的只有深深的失望与猜忌。

……………………
金光瑶不知哪来的力气忽然急速向后退去,朔月因此从他胸口处拔出,带出一片血花。江澄喊道“别让他跑了”蓝曦臣便两步追上去。可是金光瑶的鲜血解了聂明玦棺材的封印,忽地一双手破棺而出。
在众人都以为他是要让蓝曦臣和自己同归于尽之时,他使出毕生的力气用受伤的左手把蓝曦臣推了很远出去。

那终究是他人白月光啊。
夜色相逢,终是大梦一场。
就好像天上的初一之朔月本就该是黯淡无光的一样。
金光瑶在心中叹道。

聂明玦的凶尸掐着他的脖子,金光瑶呛出了一口艰难万分的血。不消几时众人都听见了一声残忍的“喀喀”声。
观音像下,终究恩仇封入土。

若再一次夜色相逢梦一场,愿就此长醉不复醒。
end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