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疏

眠云卧月

老实的凌大人,从来不说假话

怕是个手写博主

荷香


【一/疏影】
苔枝缀玉,有翠禽小小,枝上同宿。
客里相逢,篱角黄昏,无言自倚修竹。

荷香
夏夜。剪碎的白月光从层层青竹叶透过来,泻在门边二人的身上。蓝曦臣负手站立,着一袭白衣,墨发玉带,宛若仙人。
数天前,云深不知处被温氏所毁,父亲重伤,他为保蓝家重要典籍狼狈携书出逃,几乎没有合眼一路斩杀温家人来到云梦,早已是体力不支。到云萍城的时候,在一次交战之后忽没了意识,醒来便发现为人所救,在这片竹林里。
而现在,他的伤快好了。
虽说是带着使命,却终究是逃亡。
“曦臣兄。”
孟瑶本倚坐在门边上看着满地枯叶发呆,忽地抬眼望向蓝曦臣唤了声他的名号,“阿瑶能不能带你去个地方?”
他愣了一下,应了下来。并且,蓝曦臣注意到,皎洁的月光下,他的双眸空前清明。
随后朔月被他留在了床边。剑身反射着窗外的银光。外面的虫鸣此起彼伏,却衬得今夜格外的宁静安详。

清兴凌风泛叶浪,荷花无数满汀洲。孟瑶带他来到了一片生着荷花的小洲,岸边设计精巧的小桥蜿蜒曲折。
微风拂面,荷香扑鼻。光滑的荷叶盛着似水的月华,发出莹莹白光。忽地,有什么别样的东西吸引了蓝曦臣的视线——是一盏一盏的莲花模样的花灯,慢悠悠地从灯火通明的对岸漂过来,与他们这边的静谧形成反差。他有些奇怪。孟瑶解释他说:
“逢十五望月,云萍城都会放花灯来许愿或寄托感情。”蓝曦臣点点头。望着花灯摇曳的烛火,他沉默了一会,忽地情不自禁拿起了腰间的洞箫吹了一首没用多少灵力的曲子。曲声悠扬,载着无限的愁丝,直激荡在听者之心。
虽说是带着使命,但是终究是逃亡。他怎么也放心不下还生死未卜的父亲,惨遭大火的云深不知处,还有那个孤身在温家魔爪下的弟弟……而且,他还在担心,自己这样会不会拖累阿瑶。

一曲终了,听者道:“曦臣兄是想家了。”
蓝曦臣眼中温柔似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起姑苏城的美好来。
“知我者莫若阿瑶也。”
孟瑶受了蓝涣的夸赞之后竟不好意思起来。脸色有些泛红。他这张脸长得很好,带着三分机敏,七分俊秀,灵活而不轻浮。而未束起的墨发随意任风吹着,此景显得格外美好。忽地他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两盏莲花灯,朝蓝涣眨眼一笑。蓝涣没想到他还有这个准备,怕是他早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心里又一阵暖流。
孟瑶帮忙点燃了花灯,弯下腰轻轻放在清波之上。
“曦臣兄,许个愿吧。”闻言,蓝涣闭上眼睛。孟瑶看着温柔的黄光映在他安详的面上,长长的睫毛似乎还因包含着一些敏感而悲哀的感情而微微动着,竟是有些痴了。
不论何时,蓝曦臣都好像是这般风度翩翩,温柔雅正,就连是那天遇见他的时候,即使手上落下风,面色却都是这样波澜不惊,沉稳自如。
这样的蓝曦臣,于孟瑶,如明月般可望不可及。
忽然他看见蓝曦臣睁了眼。因为自己肆无忌惮的目光被撞见,有一丝慌乱,忙着要起身。却重心不稳,摇摇晃晃,眼看就要摔落水里。蓝曦臣连忙抓住了他的手。
孟瑶因为生长环境的缘故,很少能吃饱饭,一直生得瘦弱。冰凉而没有什么力气的手握在蓝曦臣的手里要小不少。
“小心点。”蓝涣轻轻地说。
孟瑶没有放开手,却也没有望向他。他看着两盏莲花灯穿过层叠着的荷花,很认真地说道:
“好。”

tbc

p.s:认真求评论 大量bug也麻烦大家指出!

个人想写的是曦瑶相识,相知,相惜到永生错过的全过程,
而且我还觉得……蓝大可能是真的没有爱上过瑶妹,不!起码到小说的那个时间线还没有。但是呢,二人的共同的那些美好的回忆和曾经的感情就足够刻骨铭心,那一份纯洁的感情早就胜过所有了。

评论

热度(22)

  1. 璇璇凌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