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疏

#我只是一个百岁老人#

他年谁作舆地志,海南万里真吾乡

主秦/魏晋/北宋神宗朝

高三咸鱼 平时就就就瞎啃书

世界真奇妙!每一天都能发现自己的无知()

关于《刎颈》的最初设想

(我就是随便叨叨)
官方盖章BE,结局遗憾颇多,当凉得不能再凉的时候我选择写重生,再给一次机会——把没来得及展现的风采在枯萎之前给一次盛极的机会。

然后我想到原作里除去血海深仇,双玄就真的能HE么?好像也不尽然,他们还有隔阂。

于师青玄而言,是一颗真心遭了践踏,没有人能真正体会到,他是一个多么重感情的人。为太子殿下他可以随意挥洒功德,好像是真的不在乎朋友和哥哥以外的东西,于是对地师更莫论了。甚至有趣的是,我跟朋友说,说不定于师青玄,他最后不是怅惘这段友谊,而是不敢回首。

如果朋友潜伏多年最后报仇雪恨杀了亲哥,他会自责,他甚至会怀疑,或许他们两个之间,从来没有真的友谊,一切都是逢场作戏。

地师明仪为人孤僻,说话冷淡,众所周知。师青玄以前以为他是生性如此,这件事后就会以为他是真的厌恶他。比如想到女相,他说不定会觉得贺玄被拉着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心里很厌恶他。

当然,在读者看来,有些细节可以发现,地师当然不是这样想的。我记得菩荠观里谈白话真仙,师青玄很快变回男相,而贺玄直到吃了谢怜做的菜之后才变回男相。(不过或许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我cp滤镜)(划掉)

总而言之,地师沉默寡言,估计也不是个善于表达感情的人。于细微之处,才能见真情。然而,师青玄为人爽直,他可能不会在意这些细节。或者说,他注意到了,然而——

在很久很久以后,他就不能确定这些小小的细节是不是他想象出来的了。甚至,以前知道会这样天长地久下去,有些细节在乎来干嘛呢?然而,变故之后,他挫败了,他还是更不会回记忆里寻找贺玄待过他的证据。假如于我而言,我定是不敢仔细回想的。

于贺玄,他肯定在乎这光芒,但是他们还是有隔阂。抛开血海深仇,单纯看这段友谊,问题还是出在那一句,你凭什么什么都不知道。

试想一下,如果你我是朋友,我太重视你了,想剖开真心被你了解,但是你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你还不能知道,你知道了就更做不成朋友了。

你不知道我的过往,你不知道我的真正性情。你不了解我,我们不是朋友。

说不定这就是他一直拒绝承认他是他最好的朋友的原因。

再添一句女相的事情,贺玄这种和水哥差不多心高气傲的人,真的厌恶,好像也不是会委曲求全换女相。我强行解释,归根结底师青玄喜欢换女相是因为白话真仙,也是一份苦难。贺玄默认这份苦难,我理解你。

于是我自割了腿肉……赐了他们一次机会,但是我还没有写完。然而蝴蝶效应,重生改错误,不是那么容易的,会引发一系列悲剧和连锁反应,小天使会真正看透人生,但依然本心澄澈。他们从没有一天患难与共过,但他们可以真正互相理解。

地水风也不是吹得……我很想真正解开所有人的心结。让水哥真正理解青玄,放下执念。

其实双水也某种程度上,有相似点。贺玄也一直在努力掌握命运。但是我觉得他应该没有水哥那么偏执和狂傲,他冷静和忍耐多一点hhhh

而如果要真正解开心结的话,那只有靠每个人自己的行动来践行了。

在宿舍里我本来不想叨叨的(但是我突然听到了一首很好听的歌不太忍心睡觉了)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