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于海者难为水 如果你见过大海 应该就不会被我这样的小流吸引了

围城

日子很多是苦的,我们抱怨与自嘲,言语文字里是宏大的比喻,暴虐的,流血的。老师说这是围城,她格外羡慕我们的年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临近毕业,难免凄惶善感,对课文上的月的意象容易动心。想到了初三的夜里,磨蹭着不睡,睡眼朦胧看着那一句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者耳。我和同学在三月的夜里奔跑,那天月亮失色,只有操场上的照明,亮彻整篇天空。他们两个手挂在双杠上,姿势懒懒散散,神色认认真真,面对面的。是少年人的勇气。

可惜,哪里想到会有风流云散之日。

在滤过的剪影里,高三是苦的,沉默的,冷的。但我忘不了那一天,我和朋友站在宿舍的阳台上,她们像发现了新世界一般,邀请我看十六的月色。深蓝色的夜空里层层叠叠的条云从最顶端的月光笼罩环绕下来,感觉自己好像在塔底看壁画的人。它们流动,环围,我的黑暗开始发白。

我也忘不了昨夜,一个人在五楼的漆黑走廊里,斜看窗外远方海上生明月。它好像就应该是在那里的,再合适不过,不会上升也不会掉落,只是就悬在林立的高楼之间较稀松的空地,是可亲近的图画,说不定还会与你谈心的。

人如果总是在围城里,那是很悲哀的。

“及时采撷你的花蕾
旧时光一去不回
今天尚在微笑的花朵
明天变得风中枯萎”

              ——《死亡诗社》里,好像是丁尼生的诗歌。

 
评论(3)
热度(31)

© 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