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抱任何期待 也不强迫改变

【双玄】风师的床边故事

300fo神经文章哈哈哈我要证明我是写段子发家的!!
/
师青玄生病了。

毕竟是凡人了,体弱多病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不过师无渡还是心疼得不行,忙活来忙活去地。师青玄叹道:“哥,你休息会吧。”

“我已是鬼了,还要什么休息不休息的?”

说起来,师无渡化成鬼,也没有多久。
师青玄从来没有奢望过他们还能兄弟二人团聚,想必是那贺玄睁只眼闭只眼。这是何等的天官赐福?过尽千帆之后,实在是太来之不易了。

他生怕师无渡再去找贺玄,惊扰了眼下这份安宁。
他实在是没力气再面对那些旧梦了。

谁想,师无渡却道:
“青玄你放心,你不愿的事,我一件也不会做。”

师青玄眼睛一亮:“你不恨他?”

师无渡只是苍白地惨笑,“可能人死过一次以后,很多想法就会改变吧。况且,他不也是没伤你么?只要你好好的,哥就放心了。”

师青玄默然。“对不起。哥,都是青玄连累你至此……”

“既是亲兄弟,何谈连累不连累?”师无渡说这句话的时候,恍然意气不减当年,“只是可惜,你身为凡人,不过百年寿命了。”
又道:“但你放心,只要哥哥在一天,便竭力保你。”

师青玄本想说道,不妨看开些,人为什么非要拗于生死。却又想,陪着他哥不好么?
于是只道:“也好。”

师无渡笑:“一开始觉得青玄没变,现在又觉得好像变了。都是哥哥不在的日子里,让你受苦了。”

于是师无渡想带他离开皇城,去别处营生。师青玄却说,还不舍得朋友,要再留一会。于是师无渡便暂居庙中。没几日,春天乍暖还寒,师青玄生病了。

“那这样。哥,我上次捡了本书,我还没来得及看。你读给我听吧。”他躺在席子上,“好像是民间讲鬼神的故事。还挺想念以前哥哥以前给青玄讲故事的时候。”

庙里的乞丐也喜欢听故事,都凑过来。于是水师拿到了那本书,不自然地抬眼看了看乞丐们,翻开第一页,读了起来:
“从前,天上有一个白衣仙子,飘飘出尘,心肠极好。虽然长得出尘绝艳,却为人潇洒爽直,广交朋友。”

水师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再看师青玄时,发现他已闭上眼入了梦,便继续读了起来。

从前,天上有一个白衣仙子,飘飘出尘,心肠极好。虽然长得出尘绝艳,却为人潇洒爽直,广交朋友。她不缺信徒,一掷千金,十万功德随便洒。有人传闻说,就算是她落下的泪,都会变成一颗价值连城的珍珠!
但这是一个传闻,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毕竟,谁也没有看见白衣仙子哭过。

乞丐们都点点头。
师无渡在心里摇摇头。

大家都说,谁能娶到白衣仙子,谁就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但是谁能娶到她呢?
在白衣仙子飞升之前,她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朋友,就是水师。她十八岁的那天,她在酒楼上抛下绣球,道,谁接到了,她便嫁给他!

这里成为后来的倾酒台。
“没了。”

乞丐甲说:“这有点仓促吧?”

师无渡道:“嗯。结束了。我不想读了。”

乞丐们哪能罢休?他们便又推了一位新的说书者上台。那个乞丐因为身着黑衣,大家叫他小黑,他是为数不多的这里识字的人。

于是小黑继续读下去。

接到的是一个不认识的青年。白衣仙子一开始便没有当真,告诉他是个玩笑。虽然那个青年还很坚持,但这件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那么到底谁能娶到白衣仙子呢?这是个问题。

她有一个好朋友,喜欢穿黑衣服。人非常的清贫……

那个朋友为人吃苦耐劳,两袖清风,不是为了钱财才和仙子做朋友的。
况且,一个神仙能贫穷到什么地步呢?

好朋友与白衣仙子日久生情,终于打动了白衣仙子!

好朋友八抬大轿把她迎娶,洞房花烛夜,发现白衣仙子原来是个男人!

乞丐哗然。
乞丐乙道:“那原来抛绣球的时候也是个男人?”

小黑,黑着脸继续读。

但是好朋友并没有感到很意外,他说:“我喜欢的是你的心,又不是你的人。”

白衣仙子很感动。要知道,天下有多少人觊觎他的美貌与金钱?能过他心里这最后一关的,可能只有他的朋友了。
于是他们两个洞房了。第二天的床榻上,有很多珍珠。
传闻是真的。

东海有一个作恶的蛟龙,两位神仙眷侣奉命平乱。他们停在孤岛上歇息,风平浪静之际,水师大人正好得知两人喜结连理的消息,匆匆赶来,揭穿了黑衣神仙的真面目。

原来,黑衣神仙是一个鬼王,那个蛟龙就是他的爪牙!这么多年来,他都是骗白衣仙子的!听说这个黑衣鬼王死之前虽然心肠很好,但是运气极差,身边的人都会倒大霉。

乞丐丙道:“怪不得这么穷啊。这是伏笔吗?”
师无渡道:“这是重点吗?为什么这个故事反转这么多?”

鬼王先行一步抽走了白衣神仙的法力,和水师大打出手。水师和白衣神仙原本是青梅竹马,都是因为黑衣鬼王的出现,让水师多年苦心经营,付诸东流。

黑衣鬼王本是掌风的命格,却竟然习了水。在神鬼交战间,白衣神仙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

其实那个接绣球的青年就是黑衣鬼王。
他从很久以前就倾慕白衣神仙,可是水师从中作乱,怕他糟糕的财运让自己的至交好友受委屈。在一个寒露前夜,他把他害死了!

师无渡道:“为什么非要精确到了日期?”
乞丐丁道:“这是不是水师风师和地师的故事?”
乞丐戊道:“好像是啊!原来地师和水师关系差是因为风师吗?”

小黑忍不住道:“真的是这样吗??????”

黑衣鬼王满腹怨恨,为了报仇,特意修习了水,只为有朝一日手刃水师。
这个契机,就是与白衣神仙的新婚。
没错,他利用了他。

但是白衣神仙不忍看着多年好友惨死于鬼王手下,他立于沧海之间,身后是浊浪排空,阴风怒号。
“你骗了我。”他说。
“他把我害死了。”鬼王据理力争。

“那你到底是恨他还是爱我?”
“这两个矛盾吗?”鬼王说,“都不是假的。”

记忆兜兜转转,如果能站在一开始的地方,便会发现初心是如此的纯粹。毕竟,黑衣鬼王曾经那么喜欢他。
可是,人一旦路走得远了,那颗心很容易变化,动摇,迷失。他到底有没有被仇恨蒙蔽双眼呢?好像谁也没有机会证明了。

“可是我不相信了。”
白衣神仙黯然神伤道。

他抱着死去好友的尸首哭了很久很久。请求自贬,不知所踪。

黑衣鬼王拿起那些掉在沙滩上的珍珠,全部扔进了沧海。

乞丐己惊了:“这个故事到底想告诉我们什么?这真的是少儿读物吗?”
乞丐甲道:“什么时候说过这是少儿读物?”
乞丐乙道:“我好像觉得有点缱绻。”

师无渡强行按捺住撕掉这本书的冲动:太狗血了!!为什么这么狗血!!!他对贺玄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愤怒差不多要因为一个故事死灰复燃了!!!

师青玄就在这时候醒了。“啊?少儿不宜吗???我要看看这本书。”

师无渡:???

于是小黑百般不情愿地把书递给了他,把他扶了起来。师青玄看了看,发现后面还有一段:
“没想到水师没有死。他化成了厉鬼。
白衣神仙飘摇于凡尘中,终于找到了他。于是三个人一起平平静静地住在孤岛上。”

师青玄读完,对着这几行字沉默了很久。
半晌,他终于说道:“为什么听上去结局这么草率。”

乞丐丙附和道:“这么真实的一个故事。为什么结尾这么狗血呢。”

小黑道:“世界上没有这么多狗血的故事。说不定只有这个结局是真的。”

师无渡抓狂了:“你闭嘴!”

师青玄还要往前面翻,于是师无渡又道:“今天累了,明天早上再看前面的故事吧。”

于是师青玄只好罢休。第二天醒来,发现那本书不见了,只有地上有一点纸灰。

评论(11)
热度(188)

© 凌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