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疏

“他年谁作舆地志,海南万里真吾乡!”

主秦/魏晋/北宋神宗朝

高三咸鱼 平时就就就瞎啃书

世界真奇妙!每一天都能发现自己的无知()

【双玄】那天黑水赖了国师的帐

#智障段子
#背景在很久以前 那时候天还是蓝蓝的
   
   
上司君吾非常坑爹,元宵节不放假,师青玄只好找前一天溜下来凑凑人间的灯火热闹。

天还是黄昏着,余晖未消,该打烊的地方还没打烊,算命的道人、题字的书生还在坚持。

他又拉着明仪扮女相,明仪不论他说什么也要拒绝,斩钉截铁地。只好作罢,于是二位便走上了灯火辉煌的街市,皇帝老子的脚下,自然是繁华靡丽。熊熊煜煜,花灯雪夕,师青玄只是随便看看,没什么目的。贺玄停在街的对面,那里有个算命的临时铺子,十分寒碜,“老梅算命”,字倒是反常地傲骨嶙嶙,一块牌子竖在桌旁,道人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好一派仙风道骨,百无聊赖地看着过往的行人,自有一份悠然。

那人拉住他的袖子道:

“公子算命吗保证准 不准不要钱啊。我观你印堂发黑面色苍白目光无神必然有凶事发生啊算一命吗。眉清目秀,棱骨分明,是有坚定信念,为人隐忍,心思澄明,若听梅某一言,必能逢凶化吉。”

贺玄袖子被缠住,只好优哉游哉写了两行生辰八字,余光瞧着师青玄在看卖艺演戏的,便不去凑热闹。那道人接过,算了有一会,脸色变了几变,好不精彩,不免引得贺玄心绪起伏,挑起眉等待他开口,只听他惊说:“公子啊那啥……这生辰八字……险恶至极啊!吉则吉破天,凶则凶穿地……”

贺玄没耐心地打断:“不。不是要你算这个。”

不是这个???那老人狐疑地看看他,又狐疑地看看那张纸。世界上真的有两个人生辰八字一样还很熟吗??还是说他在算自己和自己的姻缘??思忖一番,老人终于沉声道:

“此二人命运纠缠,交错极深,难分难舍,不可或缺。好似无风不起浪。”

“若是一吉一凶呢。”

“犹若风水,疾袭灵活为风,沉静无波为水。孽缘则毁天灭地,姻缘则天作之合。”

贺玄脸色微变,梅念卿看他有一瞬间失神,没想到他转身就要走人。梅念卿本在思忖着这人有什么故事,临到此时便急了,一把拉住他:

“公子!你不给钱吗!”

贺玄异常坦然道:“没钱了。”

梅念卿千算万算没想还有这么一出,他本来是喜欢扮年轻相貌,但是苦于赚钱营生,只好为生意扮成老头。破生意好久没赚钱了,他都要没钱打牌了!!

于是他倚老卖老道:
“这位公子您就这么不尊重老人家吗?我一把年纪做个生意容易吗?我刚刚说的都是真话!”

又义愤填膺苦口婆心道:“我算了这么多年的命就没有算错过的……这生辰八字这么凶险,我早年间也只见过一个可与之不分伯仲的,简直是天煞孤星!公子你告诉我这两个生辰八字都不是你吧?哎呀,如果是,看你活的好好的,也肯定是吉人天相的那个情况。我跟你说啊……那个小孩子一看肯定是父嫌母弃,受尽虐待……还不如父母双亡……而且他活不过十八岁,犹如灾星降世,扫把星到家……搞不好还是个绝境鬼王……唉这个命格大概也差不多,好不到哪去……苦心经营易成付诸东流……身边人死的死散的散……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我说这么多只是想证明我算的真的很准的……今观公子幸运至此,何不给钱!赖账可不好啊年轻人。”

贺玄听他精神矍铄,发表了长篇大论,起初觉得这老人有趣,后来真的听不下去了,嘴角微微抽搐。只道:“老人家活了两千多岁,一身功夫空沦落街头,暴殄天物,屈了才了。”

梅念卿瞪大眼睛,重新审视了眼前人,贺玄直接和师青玄汇合走了。梅念卿追在后面喊道:“喂!你说你是君吾手下哪路神仙!我要他找你算账!”

这句话当然只是说说而已,实际上他们两个都不想被君吾找到。

……

好了!到此结束 这是多么轻松的一条段子啊

评论(7)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