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疏

#我只是一个百岁老人#

他年谁作舆地志,海南万里真吾乡

主秦/魏晋/北宋神宗朝

高三咸鱼 平时就就就瞎啃书

世界真奇妙!每一天都能发现自己的无知()

【冰九/冰秋】火烧竹林(3)

#剑灵冰哥x剑灵九妹
#关系好转啦!!!!

     
    
沈清秋历经圣陵一劫后重归原装货的身体之后,涉入昭华寺的任务,惨遭失败,进入惩罚程序。

再睁眼时,昭华寺已经不见了。周围空无一人,他茫茫然地走。

瞧着像梦境,可是他一旦做梦,便是清静峰。因为他与洛冰河的梦境相连,而洛冰河最喜欢的场景就是清静峰。

走了一会,他猛然发现,这里的确是清静峰!

只是任何东西,竹舍竹林被焚毁殆尽,只有残垣和焦黑的枯枝,歪斜倒塌,还有新鲜的白烟飘飘。触目惊心。

他感到一阵头皮发麻。全都烧光了,这是多大仇?

突然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听着有蓄势待发的感觉。

……是隐隐的怒意。

冷风穿原,一阵寒意从他的脚底爬到头皮,背后凉飕飕的。那人道:“沈清秋?我好像,没让你进来吧?”

正是洛冰河。准确来说,是原装的那位。

他轻轻地抚上他的右肩,干燥而又冰凉地说:“嗯?你是哪个沈清秋?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有点不一样?”

蓦地,腰间一阵异动。他看见自己的修雅剑颤动了起来,周身灵光涤荡,好像要他拔剑出鞘,可是沈清秋现在僵立在原地,什么事情都忘了,一动也不敢动。

那洛冰河也注意到了异常,眉毛一挑,“哦……我知道了。”

然后眼前场景猝不及防碎裂倒塌,洛冰河的颜容消失,白光一闪,突然弹跳出来一阵系统提示音“惩罚结束”,沈清秋头要吓炸了,这算哪门子惩罚啊喂!!
但他抬眼发现这里依旧不是昭华寺也不是别的地方,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身形有些淡薄,正被麻绳五花大绑在街边。

是沈九的记忆。
  
     
    

与此同时,洛冰河把修雅剑插在清静峰上的一处崖边,正是之后正阳剑冢所在之处。

沈九站在剑前,身后便是万丈深渊,他衣袂猎猎,眼神淡漠,依旧是旧时峰主的样子。“你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了。”

他又一次抚上这具身体的右肩。沈九嗤笑一声,“我知道了。你刚刚也是这么想的。你就这么恨我?要不是原先身为剑灵无计可施,否则逮到一次就要撕一遍血肉。
魔君阁下对我动用的感情可真是不少。不过,就只有这些手段么。”

他冷不防被掐住了脖子,被洛冰河按下,双腿分开跪着,身体有些后倾。背上依靠只有一柄半身插在土里的修雅剑,着实不是很可靠。

沈九的眼神仿佛看着一个疯子:“你怎么不动手了。”

心魔双目赤红,却终究没什么动作,手上的力道也不是很重。沈九猜度了番,刚刚沈清秋是莫名其妙进了这里的,这种无法理解的事情在沈清秋身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应该不是心魔剑搞的鬼,不然那五年里他自己可有好受了,那会他只会受牵连进洛冰河的恐怖梦境里然后躲着。眼下估计心魔也是被沈清秋莫名其妙传送来的。

他乱七八糟想了一堆,回神来看见他们两个还是僵持着,突然觉得有些气氛微妙,毕竟他们两把剑在地宫里对着沈清秋的尸体的时候,不是避开沉默就是恶语相向要动手,眼下居然不知道要发生什么。

可又不敢直视洛冰河的眼神,于是他向他身后看去。

鲜翠的绿色掩埋在滔天大火中,翠绿血红,好一番视觉冲击。
火起竹林,红莲业刃。
要不是场景唤醒记忆,他真的觉得有些事情快陈年旧事了。
可是,其实,又怎么释怀。

然后他感到视线一晃,颈边的力道一轻,那手转而按住他的后脑,唇齿的感觉有些微妙。

是洛冰河凑了前来,吻住了他的唇。

沈九全程眼睛瞪大着,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这个姿势着实压制,而洛冰河已经退了后,手背抚了抚嘴唇,像是颇为享受的样子。他道:“师尊不是怪我只有那些手段么。”

沈九这才反应来,意识到自己被徒弟兼仇敌耍了流氓,背上一阵恶寒,感到了天旋地转的呕吐感。
难道他之前摸上右肩也不是要撕下右手,而是……?还要确认是哪个他?

 
其实,沈九自然不是像沈清秋那样双商低之人,正所谓旁观者清,他在金兰城那时就发现了洛冰河之心中端倪。

但是,他真没有想到心魔剑也会来这么一出???

   
   

等沈清秋真的醒过来的时候,眼前只有岳清源的脸。
“师弟,你终于醒了啊……刚刚你在梦里一边哭一边喊洛冰河的名字。”

沈清秋摸了摸眼泪,好像真是这么回事。他不能说梦到了自己差点被洛冰河惨撕四肢,又梦到了沈九的凄苦童年,以及沈清秋一杯拜师茶泼上洛冰河,他怎么擦都擦不掉洛冰河的眼泪。

“师兄,你听我解释。”

岳清源摆摆手,示意不要再说了。沈清秋一阵无言。又道:“我睡了多久了?师兄。”

“嗯。五天了。”
沈清秋听了险些又跌回去,岳清源转换话题,又道:“说来也是奇怪,之前看你没动静的时候,修雅剑好好放在床边,突然灵光激荡,自己掉下了床。”

沈清秋叹了口气,对这个话题不是很在意:“不会是中了邪吧。”

修雅剑靠在桌旁,一动也不敢动。

  
   

T B C

评论(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