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疏

#我只是一个百岁老人#

他年谁作舆地志,海南万里真吾乡

主秦/魏晋/北宋神宗朝

高三咸鱼 平时就就就瞎啃书

世界真奇妙!每一天都能发现自己的无知()

【长顾/假车】不就是背串诗吗我顾大帅最会了

不要当真。糖里藏刀。
——————————

冬晨一改憔悴的气色,暖阳照着屋檐漱漱落下的冰晶,映出温和的光色,几枝粉红色的梅花悄然绽放,庭院的苍翠掩映,疏雪无风自落。

江南的冬天似乎还比北方还要冷些。时逢春日佳节,江南下了场十年未见的雪,沈易领着一家正进故园拜访旧友。随后他就被葛晨叫走了,亭子里只剩下三人。

听沈易说,沈嫣最近愈发黏着顾昀,陈轻絮觉着有必要来看看顾大帅到底整天在教她女儿些什么。

只见顾昀在石桌上铺开一张梅花金色冰裂纹的宣纸,好不浮夸,手里怀抱着她的小女儿,研墨后,抓着她的小手一笔一划地写——
“秦时明月汉时关——”

沈嫣跟着念:“秦时明月汉时关。”

陈轻絮心念一动,神思不禁渺远起来,恍惚间又看到多年前的血雨腥风,比及多年后来之不易的安然。乱世烽火,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有人抓着她的手,喃喃让她保重。她凝视着顾昀认真的神色,她觉得自己可能误会了他。

没曾想顾帅正色接道:“——一片孤城万仞山。”

陈轻絮呼吸一窒。被他这么一搅和,她也忘记下一句是什么了!

但是在女儿面前,她不好发作。当然就算没有沈嫣,她也不能发作。她无语着,依稀想起来多年前似曾相识的画面。彼时顾帅以其石破天惊的笛声,一曲悠扬,热血黄沙,她也吟出了类似的话语——“凭君莫话封侯事”。

一将功成万骨枯。是没有说出来的话。

她想起顾昀当时所回“一片冰心在玉壶”。忽然明白了什么当年未曾注意的情感。

请你别再提什么封侯的事情了呀——
一个将士的战功……是用千万累累白骨换来的。

她思及此,不禁有些恍惚,当时顾昀一定是故意这么接的。回神正见沈嫣晃着憔悴的宣纸,一双水灵的眼睛眨巴着,“娘亲你看!顾叔叔教我写的。”

她认真端详着墨迹犹新的字,可以得见,顾昀的字刻意端正清晰了。不过还是不隐其本质张扬的笔锋。就好像舞着水袖的仙子,衣裳在月光下泠然飘揺。

“陈姑娘今日好像有些出神?”

陈轻絮抬眼,显然她对这个称呼很受用。但是还是不露痕迹地剜了他一眼。带她女儿背串诗句的事情还没找他算账!

一天在胡闹里悄悄过去,沈易又见灵枢院新的一些小玩意。还有一只木鸟被画师精雕细琢,活像世家子弟养的那些名贵品种。葛晨开玩笑道:这个我可不敢乱用。保不齐会被人抓走呢。

月色朦胧。时不时云散月现,照着雪色一片澄澈。大家吃完饭,长庚早早退回房里,身份原因,不好打扰他们叙旧。看了会书,听见外面的碰撞声,出房门看看怎么回事。

正见他的顾大帅坐在屋顶上喝酒,身影好不落寞。见长庚出门,便突然站了起来。

长庚眼皮一跳:“义父,上面危险。快下来。”
等你下来以后,好好收拾你。谁允许你喝这么多酒的?还穿这么少跑上屋顶吹风。

顾昀笑的七荤八素,一看就是烂醉。一阵风吹来,顾昀抖了抖,眼睛像睁不开一样,睫毛长长的。衣袂随风飘扬,披散的发丝在月光下泠然如雪。
长庚有些愣神。

顾大帅丝毫不知道此刻他有多撩人:“你是哪里来的仙子呀,是谁把你丢在这里?”

长庚想到了鬼影幢幢的梦里,胡格尔也对他说过类似的话。

“快下来吧,义父听话。”
“我不下来。”

顾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朵粉色的花。天寒地冻的,哪里有花?长庚心想,山茶花吗?

没想到顾昀把那朵花戴在了头上。这一刻正云散月现,长庚看着他发丝如白雪。眼含秋波。

——白发戴花君莫笑。

顾昀仿佛和他心有灵犀,也言道:“白发戴花君莫笑。”

他为什么也觉得白发?

长庚呆呆地看着他。
不要说下去啊,下面的话寓意不好。

他果然高估了顾昀的记忆力。顾昀接:“白发戴花君莫笑,门前流水尚能西。”扶着头摇摇晃晃,然后就要摔下来了。长庚接到了他,把他扶进房。他咬牙切齿的想,沈易和葛晨肯定也喝得烂醉得不省人事了,那陈轻絮呢?

顾昀醉意朦胧地唱着不知道哪里学来的江南歌。长庚听不懂,只听见他说了一句“醉里吴音相媚好,人生……何处似樽前。”

长庚如鲠在喉。什么乱七八糟的!

“芙蓉帐暖度春宵。从此君王不早朝。十年一觉扬州梦……铁棒磨成绣花针。”
长庚凉凉地笑:“大帅好文采。”

顾昀没听出什么深意。自顾自地说:“是啊。仙子,你要不要跟了我——?风华无双,堂堂玄铁三部——一枝花儿——”

长庚眼皮又一跳。刚刚还是谁在说自己白发什么的?现在好风流啊。下次不许他多喝酒了!
“你叫我什么?”

“长……长庚……”
顾昀躺在床上不安分,他根本看不清楚,脸凑上去啃着长庚的脸。长庚欺身压下,去回应他的吻。顾昀还想挣扎,手却被长庚一把抓住,几次三番,实在是没力气了。

第二天天亮。长庚神清气爽地穿完衣服。顾昀脸埋在被子里,气急败坏地说:“你这个没大没小的东西!”

长庚毫不留情地说道:“这次不是我自己要招惹义父的。”他冷笑。“不是君王不早朝吗?我看还是大将军不要早朝了罢。”

他出门给沈家人问好,并道顾昀今日身体欠佳,要再睡一会。不知道有谁露出了大仇得报的笑。

评论(16)

热度(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