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疏

眠云卧月

老实的凌大人,从来不说假话

怕是个手写博主

我一定曾在某个地方见过你,若非今生,便是往世。
那里一定常年凛冬,皑皑大雪。雾凇雪岩凝然静立,深山冰雪泉水叮咚,在朝阳熹微,雪光橙蓝,呈冷然缥缈,色彩交接微妙。道童诵经,有无相生,难易相成,有晨练乾坤刀剑响,斗转青锋凛,道袍衣袂翩,我敲开你的门,朝辰洒落一地,映在坐在蒲团上的你的回眸。
疏雪气息跃动着,天总是这么冷。冷得清清醒醒,白得虚虚幻幻。

你说金陵阴潮,你不喜欢。
但有一夜,泼茶洒香,尽头窗前,是素月分辉,中秋给予了人最大的恩赐,清秋经年,风吹轻水,楚天辽远。

千山月下霜,万家灯火明。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一切的逍远恣意像在告慰无数相拥彻夜痛哭的夜晚。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