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疏

眠云卧月

老实的凌大人,从来不说假话

怕是个手写博主

碱金属

The Butterfly Effect是指在一个动力系统中,初始条件下微小的变化能带动整个系统的长期的巨大的连锁反应。为一种混沌现象。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这只蝴蝶显然命很好。
身为它远房亲戚的雅蠛蝶显然就没有这个改变世界的命。

那一天,灯光摇曳,风雨凄怆,天雾蒙蒙的灰,难分清晨暮夜,屋子好像没拴绳的舟船飘在烟雨气息里,杨柳岸月残。奶奶扇着蒲扇坐在凉席上,而高三狗的他在一旁奋笔疾书。
突然,有一只雅蠛蝶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眨了眨眼,这显然有些小猫钓鱼的意味。但他完全无法无视这个存在,他比对了下,大概有他的拳头那么大,翅膀上的花纹像两只深灰的眼睛,妈的吓人。烟雨天气,总有那么多妖艳贱货的飞虫子跑进窗来。大概是太平洋上随着台风偷渡来的外来入侵物种,他该不该为民除害,平衡生态——说时迟那时快,奶奶同他心有灵犀,他还来不及制止,一只拖鞋划开风声,直撞雪白的墙,蛾翅受了湿气来不及跑,应声落地,摇落一地诗情。他的头顶墙壁上留下来一个黑印子。

没想到电光火石间,他的头上脚下便皆不忍直视。

奶奶骂骂咧咧起来清扫了作案现场。唯留一个脚印同他隔海相望。

过了会他丢笔睡觉,梦里他变成了一只蛾子,有人拿起圆珠笔直指他的蛾头,凶神恶煞不亚于化学老师,说自己非他所杀却因他而死,要他一命偿一命,受尽水煎火烤。是的,这样一想,蛾子一生也很惨,茧裂的痛苦,朝暮的寿命,不知晦朔春秋,而且多半不是被拖鞋拍死,就是刺激自焚。

但这并不能阻止他继续用拖鞋打。

他醒来时有些惆怅,唯觉时之作业,失向来之飞蛾。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

有建章三月火,黄河万里槎。木叶落,常年悲。

远浦萦回,金谷满园树,山精妖邪,鸟剥虫穿,膏流断节,实乃恶虫之害,有凉凉躯体栖身于他,不过是梦中之梦,重重碎锦,片片真花,斜阳草树已不见,烟霞散乱已不见,先发制人絮絮叨叨说,他漂洋过海,投胎飞蛾,就是为了看他一眼,哪晓得现人毫无昆虫爱,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不是毛虫。

那你贴在我身上干什么?
飞蛾为什么扑火?

飞蛾等昆虫在夜间飞行活动时,是依靠月光来判定方向的。飞蛾总是使月光从一个方向投射到它的眼里。看到火光,误认为是月光。所以呢?你要说我是光源么?
哇你这个人这么没有情调的。我找了你好久好久。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载渴载饥,靡室靡家,于霜露低垂,于风烟撼顿。伯夷不食周粟,朝饮木兰之坠露——

不是啊,你再爬在我身上,就要着火了。
化学泡沫灭火剂由硫酸铝和碳酸氢钠组成前者放于塑料筒后者放于钢筒使用时发生双水解反应为什么不能用碳酸钠溶液呢是因为——

哇好烦啊不想听你讲这些,你起的火还是你自己来灭吧。

………………
茧裂是不是很痛?
——千百程式细胞之生,雕镌始就,剞劂仍加,平鳞铲甲,落角摧牙,生命是一个顶级雕刻家,方程式齐作把一具丑陋躯体化为翩翩蛱蝶,肖似一颗种子所蕴含的惊人力量,破土、破土,疯长、疯长,摧毁重塑。

折翼的苦难,才深刻吧。
蝴蝶的翅膀太脆弱了啊。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