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疏

眠云卧月

老实的凌大人,从来不说假话

怕是个手写博主

【青山庄】朝臣究竟为何放弃工作

出场人物: @关山月 (秦关)  @堰川 (李堰)
进展太慢了 不要打我:)  小学生文笔努力做出了初中生水平,我已经不来塞了!!!下一章下一章 一定多点出场人物

烟柳画桥,菡萏画舸,远胜二十四桥。雨后初晴,白雨珠散,在落日余光下散发出黄蓝剔透的色彩。六桥桃柳间有一人牵着一马一人,在缓缓地行着路。

骑着匹白马的人物,身着白衣青袍,青绿浅浅深深,色块零布于身,随着湖风衣袂翻飞,有若湖水碧波,而头只戴一玉簪,余下散发亦随风舞扬,无多雕琢不掩其华贵,一双桃花眼,右眼角有一颗泪痣,在眨眼间牵动着,平添了些媚意或狡猾,其人却总看上去兼有青柳风流与凌霜松木之骨。眼里掩映西湖夕照,湖光闪烁,显他眸里带了些少年灵动。

他前面走路的人可没有这样的神采,他紧蹙着眉头,无心欣赏西湖美景。他觉着苏堤犹为的长。此时此刻,他终于忍不住了:“凌大人,阿刘跟随您多年……多年种花养草来了,本不求荣华富贵,只是到底意难平。”
姓凌的人挑了挑眉,问:“别叫大人啦。还有,我有什么可憋屈的。”

“不憋屈么?我可是看着先生一步步努力走到今天的。”他咽了咽口水,“现在一纸辞呈,多年心血可付诸东流了呀……多少人如狼似虎盯着先生的位子。现在岂不亲者痛,仇者快……况且隐居之事,这路上,或许也难免受那些仇家所阻拦……”

“安危,这你不用担心。我到底江湖间还存有些关系。至于前者……你同我少时便识,这里也是故地了,可曾记得我被表兄诬陷,关于家中时,你悄悄带我出来游览西湖?你那时年轻气盛,说什么来着?说我闲云野鹤,若是将来看我封侯拜相,朝服衣冠,那我真是背离本性,你要认不出我了。”

“话是这么说……唉。”

“我倒是仰慕那孤山的林隐君,梅妻鹤子,真自在也。”
名叫阿刘的人回头看见凌晗眼底如月光石子的光芒,便不再多言。

昨日夜雪初积,街巷各处张灯结彩,有些门店因为除夕过年都打烊了。凌晗先前遣了阿刘回绍兴老家。这回他真是一人一马,多日奔波躲避追杀以来,颇有疲倦之意。突然看到街口有一摆摊算卦之人,身未着道袍,却自有一番气韵,看似远非池中之物。凌晗牵马过去,求他为自己算上一卦,卜辞官归隐是吉是凶。

秦关开始只闻其声音见其手骨,以为是个温雅书生,想骗骗。抬眼一看便心一沉。原来是个他一面之缘的熟人,还好这人根本不会注意他。他对凌晗的印象并不算太好。
“先生有归隐之志?”
“正是。”
他眼底闪过一丝精明,咧嘴一笑,“先生闭上眼,随意说出一句诗来。”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先生本是个有野心之人。”
“屈子乃是爱国诗才……先生怎么说我是个野心之人。”他眉一挑,目光欲转向远方。却也明白屈子本欲变法,实乃受小人谗言、满怀为民的抱负却终不能实现。只是他到底是步步为营,羽翼尽黑,怎能与那清风明月类比。他目光又移回秦关身上,此人锋芒毕露,确实不简单。

秦关凛然抬眼正对其目,“先生怀疑我么。莫非不是么?说来我想请问先生,官至一品,为何突然想归隐?”
只听那人言道:“某本不过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浑浑噩噩多年,才如梦方醒。说到底,还是人各有志罢了。”

算卦人紧盯凌晗良久,忽然轻笑起来,“先生性情中人。照先生的生辰八字来看,先生有拜相之才,沉稳谨慎寡言,只是身上依旧存有正气,难免引人误解,或许该远离是非之地。而卦象亦为吉。先生信得过我,不如我做个引荐人?不知先生可知……终南山,青山庄?”

他随着秦关赶路。“我以为先生说的终南山是在秦岭之地……莫非此终南山,意为江南之终。”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直至柳暗花明,他终于看见了明日下金碧辉煌的山庄,如若高山流水间盛开的一朵金灿孤绝的牡丹。门上牌匾题着“青山遮不住”,秀骨可见,他暗笑一声,言道:“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贵山庄真是气派,说来若未遇到秦兄,我怕是想要孤人一屋,做山间樵夫。”

“秦兄一称,某愧不敢当。先生仇家不少,在我庄中还能受人保护。我庄有一武曲星——”秦关本能觉得不该提到“葡萄”二字,而且实质上他也不知道怎么跟这人解释,这样一停,他又突然想到他们俩有可能认识……于是他没有说下去,“我庄还有许多爱好诗词的风雅人士,先生若是缺少说话论文的朋友,岂不寂寞。”

终于到了,终于到了。他突然想到酒九姑娘今天好像上了街市,无法看见这位新人。秦关到底不喜欢客套,现在更多只想让庄中多一文曲星,与那人牵制一番。他不想管了,待把这人领进门,便是羊入了虎口,绝对跑不掉,没有回头路。他们俩下了马,跨了门槛之后,发现根本没人来迎接他。秦关喊一声:“李堰!”

“秦关你叫什么叫,你堰哥我还没聋……”看见来人,李堰便愣住了。
秦关摆摆手,言道:“我且去禀报庄主,还请堰哥招待一下客人。”

李堰给他倒了杯茶。凌晗对这李大公子倒是有过几面之缘:“多谢公子。李公子,在下凌晗,日久天长,还请今后多多包涵。”
“先生客气……先生既有退隐江湖之志,青山庄必然欢迎。只是先生屈尊纡贵,希望在庄里住的习惯,有什么吩咐就请说,庄里有个贺七,你叫他就好。”
秦关怎么跑了??他还想问问这到底怎么回事……

评论(1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