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于海者难为水 如果你见过大海 应该就不会被我这样的小流吸引了

永恒命题

1.人的产生是有原因的,但这些原因要达到什么 目的却不可逆料;他的起源、他的成长、他的希望和恐惧、他的爱和信念,只是原子的偶然排列的结果;任何热情、任何英雄之举、任何强烈的思想和情感,都不可能让一个个体生命不朽;所有年复一年的劳作、所有的奉献、所有的灵感,人类天才的所有如日中天的光芒,都注定要在太阳系的巨大死亡中灭绝,以及整个人类成就的殿堂,必然无可避免地被埋葬在一个成为废墟的宇宙的碎片下一所有这些,即使并非不惹口角,也几乎是确定无疑的,以至于任何哲学,只要否认它们,都别指望有立足之地。

—— 罗素《一个自由人的崇拜》


2.生命确是黑暗,除非有盼望,而一切的盼望都是盲目,除非有知识,而一切...

 

乔治奥威尔曾经这样讲过 我知道如何 我不知道为何

草汀。:

高三的乱发牢骚
给自己的一些勉励
也是给你们的
同样迷茫的高三的学子们


从床上醒来,困意和疲倦把你压在床上。你贪恋着被窝里仅剩的温暖,揉揉眼睛拿起床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你想再闭上眼睛小憩一会儿。


你的身体在叫嚣着,永远睁不开的眼睛,酸痛的胳膊。


你突然想起今天的早自习是最严苛的数学老师,所以你强迫着自己爬下床,在一片模糊的意识中套上校服,然后任由本能洗漱。


你背起包走出寝室楼,雨夜过后的校园冷的刺骨。凌冽的风,时有时无地刺激着你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感官。


你突然觉得有些冷,短袖已经不...

 

围城

日子很多是苦的,我们抱怨与自嘲,言语文字里是宏大的比喻,暴虐的,流血的。老师说这是围城,她格外羡慕我们的年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临近毕业,难免凄惶善感,对课文上的月的意象容易动心。想到了初三的夜里,磨蹭着不睡,睡眼朦胧看着那一句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者耳。我和同学在三月的夜里奔跑,那天月亮失色,只有操场上的照明,亮彻整篇天空。他们两个手挂在双杠上,姿势懒懒散散,神色认认真真,面对面的。是少年人的勇气。

可惜,哪里想到会有风流云散之日。

在滤过的剪影里,高三是苦的,沉默的,冷的。但我忘不了那一天,我和朋友站在宿舍的阳台上,她们像发现了新世界一般,邀请我看十六的月色。深蓝色的夜...

 

罂粟与记忆

他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光是沉默的夕阳,红莲业刃——什么光都是残忍的。它们总是照彻黑暗隐秘的思想,一点点都是如此。那些漆黑阁楼里的记忆,是一条条银白色的黏液,发亮的。游鱼戏水。暧昧不明。就连此刻也是一样的,他们两个相互隐瞒的事情,已经在这样死亡的光辉下昭然若揭了。但是现在又好像太晚了,毕竟是夕阳了,是秋天了。那是无可挽回的味道。

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皮肤,眼皮上都是血,一层薄肉翻起来,还有些黏在了从前好看的眉毛上。衬衫的血已经透出来了,染成了一片红枫。他像是已经死了,连呼吸也没有了,你看不见胸膛的起伏,也或许呼吸对他来说本身是百剑穿心而撕心裂肺的痛苦。如果有一个人好心人路过...

 

“我对你根本没抱幻想。我知道你愚蠢,轻佻,头脑空虚,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理想,你的势利,庸俗,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 有时候爱一个人,最糟糕的处境是,我没有爱上你尽力呈现的美好面貌,而是爱上了你浑浊不堪的内心。”毛姆《面纱》

 

窗台上那支艳情透渗的娇红玫瑰早就谢了,零落进了院子里,它原来也是恣肆的,像青葱时代最张扬最挑衅的目光,有斜睨的意思,那场你淋过的大雨已经过去多久了啊。我摊开心中愁,你却只见眼前秋。白是江心秋月白似雪,朱是日出江花红胜火。昨夜闲潭梦落花,不知江月待何人?秋和愁只差一个心啊,是遗落掉的那颗心。明天居然就是立秋了,距离那场已经下过的滂沱大雨多久了啊。

 

Theresa:

今天和我的患者聊了很久,发现我是真的不了解同志这个群体。他们大多是滥交、低学历、吸毒、说不上英俊、农村出身、被骗、挣扎在低保线;有同妻,甚至还有孩子,有稳定工作稳定收入。他们关心的是潜伏期是否会发病会吃药,检查是否要花钱,这个病到底能不能治好。没有热情的爱,人间本身就是冰冷的。
他们问我为什么来做这份兼职,我说因为我暑假缺钱也缺社会经验,没经验大学不要我。他们问你父母不会反对吗,我说他们也知道我是来帮病人的,其实就是病人,一样的。
但你看到他们检查出阳性来的时候努力不要你去递纸巾、怕眼泪滴到你的皮肤上的时候,其实是不一样的。

 

【澜巍/R18】骨血祭凛冬

原著向逆CP;时间线雪山归程醉酒;大量心理描写。

#逆CP预警# 确认再进 

帮.山.区.小.孩.赵.云.澜.圆.梦.

提要:

他总是会想起那天午夜梦回,山顶破破烂烂的小屋里对上的那双漆黑的眼睛,虽只是一刹那,却承载着说不清道不明、激烈得快要溢出来的情愫。

好像他已经这样看了他很久一样。

那是一份他未知的感情。他可以感受到它的山风海啸之势,有偌大的欢喜,又好像藏着深深的悲苦。

——而他一无所知,又拿什么来回应他?

他懂得珍重。实在害怕辜负了这份感情。

点我看虐恋情深

微云备份(登了qq或微信应该能看😂)

P.S.

原作李茜说的是长得一模一样的怪物...

 

【非斯】抱璞

不是美好的故事。一生都在挣扎、欲望、憎恨之间交错生长。没有缱绻的感情。
有很多絮语,乱糟糟的。慎戳。
1/
瓦蓝澄澈的天空像洗过一样干净,一点云彩也没有。此时正午,眼前的房舍显得这样明晃晃,叫人难以正视。

李斯微微颔首,等待着消息。除了偶尔的风来撼动他的衣袍,他活像一座精致的雕像。目不转睛,纹丝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了。
久到足以让他的帝国山崩地裂,化为齑粉,久到足以让青史浩汤来,汹涌澎湃,他们这些乱世里的颜色纷纷黯然退场。

他的脸庞滚落下了一颗汗珠。

这个时候,庭院的木门突然开了。那小童告诉他:

“夫子说不记得有一个叫李斯的弟子。”

李斯闭上了眼睛,又疲惫地睁开,睫毛上细密的汗珠显得...

 

© 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