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疏

眠云卧月

老实的凌大人,从来不说假话

怕是个手写博主

冥冥

我梦见我死了。

不错,那种解脱之后的失落感仿佛能穿出梦里,像心上漏了个大大的血洞,不知道谁说过,自杀的人多半会后悔。奇怪的是,我回家了。进食、洗澡、入眠不误。饭桌上父母沉默不语,只是对我惶惶然的张着眼睛。我突然感到很歉疚,或许当我拿起刀的那一刻,有什么东西对我已经疏远。

午夜黄灰,迷尘漫天,我躲在被窝里,手指尖温度微妙,温乡绵软,我有意识,贪恋人间却欲无负无重,多情应笑我。黑暗中有人在街上叫喊说,杀人魔来了。我一阵心悸,却随即有些惘然。她果然是冲着我来的——我有些没来由自信地,仿佛她是我熟识的旧友。

她有些急切,有些生气,不知道什么温度的指尖碰着我死人的背,仿佛不用脸便能认我,莫非梦中之我背刺精忠报国那样的字眼么?
“谁给你的权利死的?”
我一时语塞。

“多少年了——原来你在这里。
你的这条命都是我捡的。却还没有发挥对我的价值——”

她仿佛年长于我许多,愤然地在我身上刻着血字,我想不出是什么。我也好像找不出理由为什么要反抗,毕竟已经不会痛了。

可醒来我觉得好笑。难道我尚有余用于别人,便没有主宰生死的权利了么?
她没有问我为什么死。

而如果真正的死人没有意识的,梦中的第二天,大抵是真的与世长辞了。

我一定曾在某个地方见过你,若非今生,便是往世。
那里一定常年凛冬,皑皑大雪。雾凇雪岩凝然静立,深山冰雪泉水叮咚,在朝阳熹微,雪光橙蓝,呈冷然缥缈,色彩交接微妙。道童诵经,有无相生,难易相成,有晨练乾坤刀剑响,斗转青锋凛,道袍衣袂翩,我敲开你的门,朝辰洒落一地,映在坐在蒲团上的你的回眸。
疏雪气息跃动着,天总是这么冷。冷得清清醒醒,白得虚虚幻幻。

你说金陵阴潮,你不喜欢。
但有一夜,泼茶洒香,尽头窗前,是素月分辉,中秋给予了人最大的恩赐,清秋经年,风吹轻水,楚天辽远。

千山月下霜,万家灯火明。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一切的逍远恣意像在告慰无数相拥彻夜痛哭的夜晚。

(多图流量慎点)
摆拍之痛(我尽力了对不起)

祝大家中秋快乐!!!!学业顺利,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写的数学题没有奇怪的答案  在网上散布写老师的段子也不会东窗事发
总之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是的但是我p也看不到
@Theresa  @思考の树懒草  @葡萄大侠  @沽酒换辞  @归去来兮  @一片伤心画不成   @堰川  @彧谦  @彼时青衫  @湘妃竹琉璃瓦兔爷